謀士之死:為啥胡惟庸敢毒死大明第一謀士?

原標題:謀士之死:為啥胡惟庸敢毒死大明第一謀士?

謀士之死:為啥胡惟庸敢毒死大明第一謀士?

有道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浙東集團春風得意、準備一鼓作氣打敗淮西集團的時候,事情又發生了變化。

由于劉基言語過于直接,用我們今天的話來說,就是沒有溝通技巧,很多人開始在朱元璋面前說他的壞話,朱元璋對這個足智多謀的第一謀臣也起了疑心,于是,就有了后來那次決定劉基命運的談話。

這一天,朱元璋單獨找劉基談話。雙方以拉家常開始,就在氣氛漸趨融洽時,朱元璋突然變換了臉色,以嚴肅的口氣問劉基:如果換掉李善長,誰可以做丞相?

劉基十分警覺,馬上說道:“這要陛下決定。”

朱元璋的臉色這才好看了點,他接著問:“你覺得楊憲如何?”

這又是一個陷阱,朱元璋明知楊憲是劉基的人,所以,先提出此人來試探劉基。

劉基現在才明白,這是一次異常兇險的談話,如果稍有不慎,就會人頭落地!他馬上回答:“楊憲有丞相的才能,但是沒有丞相的器量,不可以。”

但考驗還遠遠沒有結束,朱元璋接著問:“汪廣洋如何?”

這是第二個陷阱,汪廣洋并不是淮西集團的成員,朱元璋懷疑他和劉基勾結,所以,第二個提出他。

劉基見招拆招,回答道:“此人很淺薄,不可以。”

朱元璋很佩服地看了劉基一眼,這是個精明的人啊!

他說出了第三個人選:“胡惟庸如何?”

劉基松了口氣,說出了他一生中最準確的判斷:“胡惟庸現在是一頭小牛,但將來他一定會擺脫牛犁的束縛!”

說完這句話,劉基知道考驗已經過去了,但他錯了,下一個問題才是致命的。

朱元璋終于亮出了殺招,他用意味深長的口氣,說道:“我的相位只有先生能擔當得了。”

大凡在極度緊張后,人們的思想會放松下來,劉基也不例外,他終于犯了一次錯誤,這次錯誤卻是致命的。

他回答朱元璋:“我并非不知道自己可以,但是,我這個人嫉惡如仇,皇上還是慢慢挑選吧。”

這句話說得非常不合適,自居丞相之才不說,還說出所謂嫉惡如仇的話,如劉基所說,誰是惡呢?

劉基的昏勁還沒有過去,又加上了一句話:“現在的這些人,在我看來并沒有合適的。”朱元璋就此與劉基決裂。

至此之后,劉基不再也得到朱元璋的信任了。他雖然明白自己的地位不如以前,但仍然堅持在朝中為官,為浙東集團撐臺。但朱元璋不是那么好打發的。

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朱元璋親自下書給劉基,對他說了這樣一番話:“你年紀這么老了,應該在家陪老婆孩子,何苦在這里陪著我呢。”意思是,我要炒你了,走人吧。劉基只好回到了鄉下。

這時,浙東集團的另一干將楊憲,因為失去了劉基的幫助,很快被淮西派排擠,本人也性命不保,被胡惟庸找個借口殺掉了。在這場斗爭中,淮西集團最終大獲全勝。

劉基明白,自己失敗了。他現在唯一的愿望就是好好在家養老度此一生。可是,在這場斗爭中,失敗的人是要付出代價的。

胡惟庸成了丞相,他沒有放過劉基,指使手下狀告劉基,此時劉基已經沒有官位,還能告他什么呢?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劉基的罪狀是占據了一塊有王氣的地。所謂王氣,實在是個說不清的東西,說有就有,說沒有也沒有,只看你的目的是什么。

于是,朱元璋再次下詔處罰劉基,官都沒了,還罰什么呢?朱元璋有辦法,他扣除了劉基的退休金。

劉基陷入了絕望,但他的智慧又一次發揮了作用,他沒有在原地等死,而是出人意料地回到了京城。

這實在是很絕的一招,他明白,胡惟庸能對付他的根本原因是朱元璋,只要自己回到京城,在朱元璋的眼皮底下,讓他放心,自己的性命就有保證。

但這一次,他又錯了。

洪武八年(公元1375年)正月,劉基生病了,朱元璋派胡惟庸去探視,胡惟庸隨身的醫生給劉基開了藥方。劉基吃了藥后,病情越來越重,不久,劉基就死了。

關于劉基的死因,后來胡惟庸案發后,醫生供認是胡惟庸授意他毒死劉基的。這也成為了胡惟庸的罪狀之一。

很多人都知道,胡惟庸和劉基有仇,朱元璋也知道,卻派他去探望劉基。而劉基這樣有影響的人,胡惟庸是不敢隨便動手的,不然也不會讓劉基在他眼皮底下逍遙五年,他很有可能是得到了朱元璋的默許。無論此事是否得到朱元璋的默許,但毫無疑問,劉基之死朱元璋是負有責任的。

劉基一生足智多謀,為明王朝的建立立下汗馬功勞。他對形勢判斷準確,思維縝密,能預測事情的發展方向。雖然他本人并非真如民間傳說那樣,有呼風喚雨的本事,但從他的判斷和預測能力來看,料事如神并非過分的評語。他和諸葛亮一樣,已經作為智慧的象征被老百姓所銘記。

胡惟庸勝利了,他在朱元璋的幫助下,打敗了浙東集團,除掉了天下第一謀士劉基。現在他大權在握,李善長也要給他幾分面子。但他真的是最后的勝利者嗎?

(本篇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英超下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