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宇春、楊冪同款仙女裙,千元就能拿下?!

原標題:李宇春、楊冪同款仙女裙,千元就能拿下?!

11月7號,H&M和Giambattista Valli的聯名款將要發售,想必很多仙女們都磨刀霍霍,等著發售當天一展身手。

能用幾百上千塊錢,買到Lily Colins、Rihanna、Kendall穿過的7位數高定,即便是低配版,吸引力還是十足。

李宇春更是成為本次Giambattista Valli x H&M設計師合作系列全球代言人之一,搶先穿上粉色仙女裙。

楊冪雖然沒去現場,但也穿上了同款紅色仙女裙,扎著麻花辮,少女感十足。

這已經不是H&M第一次和大牌聯名,15年來,H&M靠它的聯名在快時尚圈殺出一條血路,長期保持話題度和熱度。

今天就來看看,有哪些大牌和H&M聯名過,并說說,為什么大牌都愛和H&M合作?

H&M的聯名之路

Karl Lagerfeld

2004年,當時“聯名”二字還沒火遍大江南北,像H&M這樣的快時尚品牌也還沒把門店開滿世界。

當時,H&M想要成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于是找了Chanel首席設計師兼創意總監,也是被國人熟知的老佛爺Karl Lagerfeld合作,推出第一批聯名服裝, 高舉“Design is not a matter of Price”(設計不以售價衡量)口號。

能用買H&M的價格買到Karl Lagerfeld設計的衣服,著實噱頭十足。

11月12日,聯名款掛在H&M的商店里,幾分鐘就被搶購一空,全面斷貨,盛況空前,不亞于幾個月前搶KAWS x Uniqlo Flayed Tee,而衣服剛剛離開H&M門店,就在門口被黃牛炒到50倍。

可這次合作卻讓老佛爺與H&M不歡而散,他后來說絕不會跟H&M再次合作,因為品牌生產的衣服太少,Lagerfeld認為這違背了讓普通人買得起自己設計衣服的初衷,「本應持續兩周的販賣,卻在 25 分鐘內結束」。

當時“Chanel by Karl Lagerfeld ”還沒成為絕版,而“Karl Lagerfeld for H&M ”卻在當天就成了絕唱。

Stella McCartney

賣的這么好,也確實讓H&M嘗到甜頭,于是乎第二年,就緊鑼密鼓找了Stella McCartney,談聯姻。

想必大家都對Stella McCartney略有耳聞,這位英國設計師,在2001年就推出自己的同名服裝品牌,并被Gucci收購了50%的股份。

雖然多年后,Stella McCartney以一雙星星厚底牛津鞋征服了全世界,但在當時,與H&M的聯姻被媒體稱為 “高攀了H&M”,畢竟它的知名度遠遠沒Karl Lagerfeld高,而效果可想而知也不如第一年。

如果說第一次合作,是H&M借老佛爺造勢,那這一次則是Stella McCartney借H&M來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對它而言,讓更多的人知道自己,才是主要目的。

Viktor & Rolf

2006年,H&M找上荷蘭時裝品牌Viktor & Rolf,合作了第三次聯名系列。

這個牌子是Viktor Horsting和 Rolf Snoeren兩位設計師的共同作品,也以獨特剪彩的禮服聞名,而這個系列也是從婚紗中汲取靈感。

當時H&M店里上演了無數場“新娘大作戰”,姑娘們爭搶由高定設計師設計的平價婚紗,但還是未能再現第一年盛況。

Viktor & Rolf自己也說了這次“聯姻”是高定婚紗快時尚化的試水。

Roberto Cavalli

2007年,H&M找上以印花和牛仔褲聞名的意大利設計師Roberto Cavalli,麥當娜、碧昂絲、維多利亞·貝克漢姆、詹妮弗·洛佩茲都穿過他設計的衣服,這次合作也讓Roberto Cavalli這樣的設計師下凡。

這一季聯名款也格外豪放性感,滿是豹紋斑馬紋印花和亮片,同樣在店里掛了一小時就被搶購一空。

Cavalli曾經告訴Vogue:“在2007年發布H&M合作系列時候,他扔掉的一根煙頭在eBay上以250英鎊售出。”

這更是直接證明了和高街品牌合作是如何讓設計師翻紅。

也在這一年,中國大陸首間H&M店在上海開業。

Comme des Garcons

2008年,川久保玲成為第五批與H&M聯名合作的設計師,推出了30件女裝和20件男裝。

她自己也說了,“合作可以吸引那些可能還不了解Comme des Garcons的人。”

而這期聯名也是打破了以往記錄,一條H&M裙子售價349美元,也被搶購一空。

Matthew Williamson

2009年,H&M搞了兩次聯名合作,先是4月和英國時裝設計師Matthew Williamson合作,反響卻不像以往熱烈。

又在9月和Jimmy Choo合作,主打鞋子、連衣裙和配飾,只需要79.9美金,就能幫助女人們實現欲望都市里足尖上的夢想,不用費勁踮起腳尖,就擁有了站在紐約曼哈頓的快感。

但那一年,Topshop 和 Target也先后出了聯名款,應接不暇的聯名系列讓消費者患上了“聯名疲勞綜合征”,反向相較以往都平淡許多。

Lanvin

2010年,法國奢侈品牌Lanvin和H&M合作,再次引起劇烈反響,小潮人們搶破了頭,國內已經買不到就托人海外代購。

品牌總監Alber Elbaz強調,這不是讓女人們用更少的錢打扮,而是說H&M在向奢侈品行業轉變。

但他也說到,“我有一個朋友告訴我,每次她穿Lanvin裙子的時候就有一個男人愛上她。我希望現在我們有更多Lanvin的裙子,讓更多的女人能夠戀愛,能被愛。”

聯名款的價格在1000元上下,確實不便宜,但影響力和效果依舊很感人,當時在香港代購“Lanvin for H&M‘的比代購奶粉的還多。

Versace

當H&M宣布他們下一次合作是與范思哲時,整個時尚界都抖了一抖。

而這次合作的效果也是極其好的,粉絲們甚至在發布的前一天晚上帶著帳篷到店門口過夜,就為了能夠一睹美杜莎風華。

而在當天公開發售的在幾分鐘之內就讓 H&M 網站陷入癱瘓,比搶iphone的還多。

Donatella Versace的意思是“想要將一群新一代的消費者帶進Versace的世界。”

確實,畢竟用299就能買到一件T恤,不到3000就能買到一件皮衣,即便質量和工藝和正版Versace有差,但對那些買不起Versace的人來說也是極具吸引力。

其實,因為沒有什么熱門單品,Versace每年的經營都不樂觀。

而合作也改善了它的狀況,H&M需要借助它的名氣,而它也在靠H&M放下身段,互惠互利,雙方都賺得盆滿缽滿。

Marni

在1月和Versace的聯名款剛賣脫貨的兩個月后,3月與Marni合作的聯名系列也是來勢洶洶。

該系列由Marni設計師Consuelo Castiglioni親自設計,比起天馬行空的設計,這一年的聯名更加日常,但又帶了經典的印花和撞色,普通人也能hold住,可想而知賣的相當好。

Maison Martin Margiela

2012年,H& M是真的嘗到了聯名的甜頭,又在同年12月推出了和比利時品牌Maison Martin Margiela的聯名系列,復刻了從1998年至2013的品牌男女裝含配件鞋履共104件單品,前所未有,也算是誠意滿滿。

但是這次合作叫好不叫座,因為系列太全,以前花了大價錢買Maison Martin Margiela的粉絲也不樂意了,而對路人而言,價格太高,而且由于造型比較夸張,不實穿。

最后這批聯名款沒能賣完,在換季時打折清販。

Isabel Marant

記著2012年與與Maison Martin Margiela合作不叫座的教訓,2013年H&M找來了法國設計師品牌Isabel Marant,推出實穿又平價的經典款。

而效果也確實好,這一系列的針織衫、皮褲和Oversized西裝外套發售當天就賣斷碼了,而很多國內明星也紛紛為其帶貨。

Alexander Wang

2014年,H&M找上Balenciaga創意總監的大仁哥Alexander Wang,從4月發布消息以后就讓粉絲們期待了半年,11月發售的時候再次重現了瘋搶盛況,成為爆款。

這一系列的定位也很明確,就是“時尚運動風“,僅使用黑白灰三色,但卻設計感十足,同時又很實穿。

連Rihanna都入手了這個系列,當年的火爆程度可見一般。

Balmain

2015,H&M找上Balmain,又聯合了網紅Gigi Hadid、Kendall Jenner、Jourdan Dunn造勢,來勢洶洶。

這個系列雖然在網上被吐槽穿不好就是鄉村非主流,但是被一搶而空、價格飛漲,國內很多明星也穿著千元Balmain。

這一系列誘惑力確實很大,11月5日發售,但從3號下午開始,上海南京西路的H&M店門口就已經有粉絲卷著鋪蓋在占座排隊了,隔壁的韓國人民更是在店門口就這么睡了一禮拜,成為社會新聞事件。

大家打包小包仿佛不要錢一樣地搶購。

Kenzo

2016年,Kenzo成為H&M聯名的全新合作伙伴,鮮艷高飽和度色和熒光色,通體的虎皮紋、豹紋印花,大量的不對稱撞色設計,讓普通人望而止步。

關于它好不好看這個問題可能能吵上兩天兩夜,但一搶而空后價格被炒得直逼 KENZO 主線可能就是消費者對它最直觀的贊賞。

那一年,消費者們得先通過微信搖號抽到排隊資格,再去門店排隊搶貨,虎紋印花針織衫高領秋衣賣斷了貨,很多人都是不看尺碼,反正買到就能掙錢。

Erdem

可能因為上一年被太多人吐槽衣服丑,2017年,H&M找了英國品牌Erdem,推出的聯名款也被稱為H&M的歷史最漂亮的合作。

Erdem衣服在500英鎊到4000英鎊間,而與H&M的聯名款僅25英鎊到249英鎊,賣點還是以快時尚的價格買到高級時裝。

盡管時尚界都說好,但這一系列效果很一般,去年連夜排隊的盛況并沒有發生,買的人也不多。

因為Erdem知名度不高,而且也不像Kenzo和王大仁一樣自帶熱搜體制,并沒有成為網紅的Erdem Moralioglu并不對H&M消費者們的胃口。

Moschino

2018年,深知消費者們對“網紅“效應的喜愛,這一次H&M找了更加年輕時尚,并且話題度很高的意大利奢侈品牌Moschino。

為了再一次制造話題度,又找了在2015年拍Balmain時合作過的網紅姐妹花Gigi Hadid拍攝大片。

能用 H&M 的價格買 Moschino 爆款確實很有吸引力,Moschino也是拿出看家本領,把眾多標志性的設計,包括巨大的Logo都分享出來了。

選擇曾經的爆款制造機 Moschino 合作,是H&M遭遇了前一年冷門后簡單粗暴、有話題度的自救。

這個系列話題度確實高,尤其是還推出了寵物服飾聯名款,讓那些擔心自己駕馭不住騷氣Moschino的小潮人們紛紛入手。

回到今年,H&M找上Giambattista Valli,是H&M提調性的一次轉型。

但因為品牌是高定,本身話題度不算高,所以它找來Kendall、chiara ferragni,甚至是中國的李宇春來給它帶貨。

H&M自己也擔心,再現2017和Erdem聯名合作時叫好不叫座的情形。

目前看來,它的策略明顯是成功的,上周在羅馬辦了秀以后的嘉賓快閃店被搶購一空,2990的紅色紗裙即便很不日常,但大家都覺得買到就是賺到。

至于這次聯名面向大眾市場的效果如何,我們還得等11月7號發售當天才知道。

快時尚品牌這幾年其實并不好過,一方面消費者們越來越看重質量,另一方面大家也更加追求審美獨立。

繼去年英國高街品牌New Look全面退出中國市場后,今年五月,FOREVER 21也宣布敗退中國,這也給H&M敲了警鐘。要知道,優衣庫、ZARA、H&M和GAP四大快時尚品牌中,H&M的中國(亞洲)業務占比是最低的。

在“快”這方面,H&M無法和自己的競爭對手ZARA匹敵,而在喜新厭舊的時尚圈,它只好另辟蹊徑。

和大牌聯名,是H&M這么多年來,保持活力屢試不爽的自救行為。

“聯名”現象越來越泛濫,品牌也知道“聯名”好賣,今年先后有KAWS x PEANUTS、FUTURA和J.W. Anderson,adidas也分別和Alexander Wang和Stella McCartney推出聯名系列,H&M也在逐漸失去它的先入優勢。

同時,為了滿足快時尚對“快”和“平價”的需求,聯名款往往很難兼顧美觀和質量,H&M的往期聯名款也多次因質量引發詬病,甚至出現廣泛退貨的現象。

但被炒上天的聯名,也老佛爺說的一樣,失去了聯名的初衷。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英超下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