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老板服完刑名下百畝土地被盜賣 稱“經理”買通獄警騙取簽名

原標題:廣東老板服完刑名下百畝土地被盜賣 稱“經理”買通獄警騙取簽名

在實際服刑9年4個月15天歸來后,廣東惠陽明發實業有限公司老板賴秀明發現,其公司旗下一塊99.27畝的土地,被其聘請的“經理”嚴學權盜賣了。

賴秀明稱,他在監獄服刑期間,他聘請的這位“經理”,通過行賄獄警10萬元的方式,騙取了他的簽名,最后,這塊地“手續齊全”賣給了惠陽縣地產總公司,繼而辦理了國有工業用地手續。

在實際服刑9年4個月15天歸來后,廣東惠陽明發實業有限公司老板賴秀明發現,其公司旗下一塊99.27畝的土地,被其聘請的“經理”嚴學權盜賣了。

賴秀明稱,他在監獄服刑期間,他聘請的這位“經理”,通過行賄獄警10萬元的方式,騙取了他的簽名,最后,這塊地“手續齊全”賣給了惠陽縣地產總公司,繼而辦理了國有工業用地手續。

目前這名獄警已經被開除。為拿回這塊土地,數年來,賴秀明向多個政府部門進行信訪,舉報嚴學權偽造材料并與惠陽縣地產總公司惡意串通,達成了該土地的征收補償。

但賴秀明一直沒有得到任何回復,于是他以失察、違法審批為由,狀告惠州市人民政府。惠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超過法定的起訴時限為由駁回其起訴。

目前,賴秀明已向當地警方刑事報案,控告這名“經理”涉嫌詐騙。

↑賴秀明站在涉案地塊,稱至今“一分錢沒拿到”

沉迷賭博

他從億萬富翁變成階下囚

現年63歲的賴秀明,初中文化,年輕時做生意,一度風生水起。

賴秀明曾是惠州市惠陽區淡水街道辦事處大浦村石古沃隊的隊長,上世紀90年代,改革熱火朝天,惠州遍地搞開發,“我看到很多人開公司,也就跟著開了一家公司。”

1992年9月1日,注冊資金180萬的“惠陽縣明發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明發公司)成立,《私營企業申請開業登記注冊書》顯示,該公司股東為兩人,即賴秀明與其妻子蔡紀嬌。公司主營范圍包括:投資開發、興辦廠房、貿易針織、日用百貨、五金交電等。

明發公司成立后的最大一宗交易,是與惠陽市淡水街道辦黃沙村民小組(原惠陽縣淡水鎮黃沙村民委員會)簽訂的一筆實際面積為240畝農村集體建設用地的買賣。

↑涉案地塊

1992年12月26日雙方簽訂的《土地有償征用協議書》等顯示,甲方黃沙村將老虎坑約200畝左右的荒山,有償征用給乙方明發公司開發使用,土地的使用權歸乙方擁有,土地征收補償價格為1036萬。《協議書》簽訂后,明發公司分割處置了部分土地,剩余的99.27畝土地,擬開發建設工業廠房作為自用。

紅星新聞注意到,這份協議,乙方有兩人簽字,分別是賴秀明與嚴學權。賴秀明稱,嚴學權是其聘請的“經理”。

↑明發公司最早的《土地有償征用協議》

這塊99.27畝土地卻沒能如期開發,“是我的原因,我犯了錯。”賴秀明稱,當年其風光無限,多年經營后資產近億,在事業如日中天之時,他卻沉溺于賭博,名下財產遭大肆揮霍,最后陷入四處借債的落魄之境。

為還賭債,1997年至1998年期間,賴秀明利用石古沃隊隊長的職權,暗箱操作,變賣了一塊集體土地,非法獲利超過百萬,“那兩年我過得提心吊膽,知道遲早有一天會出事的。”

數年后,此事東窗事發,賴秀明鋃鐺入獄。

↑賴秀明(中)年輕時

服刑期間

他稱獄警拿空白紙要簽名

據廣東省高明監獄所作的(2013)粵高監假字第25號《假釋證明書》載,賴秀明因詐騙罪,于2005年1月12日被廣東省惠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5年,罰金100000元。服刑期間,其減刑4次,減刑3年10個月,2013年假釋出獄。

賴秀明出獄后,意外發現明發公司名下的這塊土地已經被惠陽縣地產總公司征收,2010年該土地使用權又轉讓給了聯大海綿(惠州)有限公司,“轉讓土地的《授權委托書》竟然有我的簽名和手印。”

賴秀明終于回想起,2007年他在高明監獄服刑時,獄警張偉濤曾要求他在一張空白A4紙上簽名、摁手印,“當時他說是辦理減刑手續,需要簽字。”賴秀明稱,彼時他身在監獄服從管教,沒有絲毫懷疑,“沒想到這張簽名的空白A4紙,后來變成了一份拿來買賣土地的《授權委托書》。”

↑《授權委托書》,賴秀明指原系一張空白紙簽名、摁手印

該《授權委托書》稱:茲有本人賴秀明和嚴學權于一九九三年(實為一九九二年)購買位于惠陽黃沙村土地120畝,其中99.27畝土地于1993年委托惠陽縣天麗實業有限公司和惠陽縣地產總公司簽訂土地掛靠公司合同,并將上述土地辦理到惠陽市地產總公司名下,在1998年已補辦規劃紅線圖、國土批準文號為:惠地政字【1998】676號,現本人賴秀明全權委托嚴學權將上述地段用地股份權益以每平方米65元出售,并將土地轉讓款支付到本人指定的賬戶。

賴秀明說,嚴學權同他都是淡水街道辦村民,當年只是聘請他在公司跑腿、打點業務、開車,明發公司征收黃沙村集體土地時,嚴學權一直在自己的身邊,“他不是公司股東,也沒有任何投資。”

↑獄警張偉濤被高明監獄開除

2018年6月,賴秀明將獄警誘騙其簽字一事,向高明監獄紀律檢查委員會進行信訪反映。2018年7月23日,高明監獄紀律檢查委員會向其回復了《關于張偉濤被開除黨籍 開除公職的告知函》。

該函稱,賴秀明信訪反映的當事人張偉濤因嚴重違紀,根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和《行政機關公務員處分條例》,2018年5月張偉濤已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

11月5日,紅星新聞致電高明監獄辦公室,辦公室工作人員證實,獄警張偉濤的確已經被開除,不過,張偉明的違紀事實中,是否包含了賴秀明所指的受賄后騙取其簽名,該辦公室工作人員稱“并不知情”,需向高明監獄紀律檢查委員會核實。隨后,紅星新聞根據該辦公室提供的電話向高明監獄紀律檢查委員會致電,高明監獄紀律檢查委員工作人員稱,張偉濤的確被開除,但其具體的“嚴重違紀事實”,因涉及保密事項,無法告知。

起訴政府

因過訴訟期限被駁回

賴秀明說,嚴學權持偽造的《授權委托書》,將這99.27畝土地轉賣給惠陽市地產總公司,“他究竟得到了多少土地補償款?交易過程有沒有利益輸送?我不得而知。”賴秀明針對此事曾向多個部門進行信訪,就賴秀明反映的問題,惠州市國土資源局惠陽區曾建議雙方通過法律途徑解決。

↑賴秀明向多個部門進行信訪,惠州市國土資源局的答復意見書

今年6月,紅星新聞記者走訪了已建成攪拌廠的涉案地塊,“2007年時這塊地價值兩千萬,現在身價翻倍,可我一分錢都沒拿到。”賴秀明稱,出獄后他找過嚴學權,希望通過他把這塊土地拿回,“但是嚴學權說,這塊土地也有他的份,他在征地合同上也有簽名,有權處理這塊土地。”

↑涉案地塊

幾番爭取無果后,2018年7月10日,明發公司以不服惠陽市人民政府頒發惠陽國用(2007)第0101487號《國有土地使用權證》為由,將惠州市人民政府告上法庭,“我認為相關政府部門對虛假材料失察,進行了違法審核審批,沒有盡到應有的審慎義務。”

被告惠州市人民政府答辯稱:一、本案應以惠州市國土資源局為適格被告(注:惠州市國土資源局惠陽分局法規室負責人到庭應訴);二、涉案國有土地登記行政行為合法;三、原告法定代表人賴秀明早在2016年6月就對相關情況進行了信訪,現已超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規定的訴訟期限。

↑法院對賴秀明狀告惠州市人民政府的行政裁定書

今年3月24日,惠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超過訴訟期限為由,駁回了明發公司的起訴。10月30日,賴秀明收到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維持原判決的《行政裁定書》。

涉事獄警曾打10萬借條

他已提交刑事報案書

↑借條,賴秀明指實為嚴學權行賄獄警張偉濤

賴秀明稱,為獲取他的簽名,嚴學權給了獄警張偉濤10萬元的“好處”。

這筆“好處費”,在2007年3月17日以“借條”形式被記錄,該“借條”約定了還款期限,以及張偉濤本人工作單位、辦公室電話和私人手機號。紅星新聞記者欲聯系張偉濤了解當年“借款”一事,發現張偉濤所留手機是空號狀態。

“給獄警好處費是賴秀明的主意。”11月4日,嚴學權向紅星新聞記者稱,當年他與賴秀明是好友,也是創業伙伴,“我之前一直以為我是公司的股東。”他解釋,2007年公司“沒有錢用”,他通過高明監獄獄警張偉濤,要了一份賴秀明簽名的《授權委托書》,以便順利賣地。

嚴學權稱,也就是在那個時間段,他才獲悉,原來賴秀明之前已“瞞著他”賣過120畝地,“這讓我很生氣。”他承認,之后他的確賣了涉案土地,之所以這么做,是因為與黃沙村簽訂的那份《土地有償征用協議書》,“也有我的簽名”。

賴秀明則認為,“《土地有償征用協議書》上雖然有嚴學權的簽字,但這是明發公司與黃沙村的土地買賣協議,嚴學權與公司沒有投資關系,他的簽字,只能當成當時土地買賣的一個見證。”幾經思慮后,近日,賴秀明還是決定報案。

明發公司在《刑事報案書》中稱,嚴學權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用虛構事實和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土地補償款,金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涉嫌詐騙犯罪。目前,這份《刑事報案書》已提交惠州警方。

“我做過多次解釋,我也希望,我們之間有一個徹底的裁斷。”對此,嚴學權回應稱。

紅星新聞記者 劉木木 發自廣東惠州

編輯 潘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英超下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