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湘云和襲人的微妙關系,與賈寶玉姻緣大有關聯

原標題:史湘云和襲人的微妙關系,與賈寶玉姻緣大有關聯

紅樓夢里,襲人是寶玉身邊第一等貼身丫環,外人看來,她便是寶玉在內宅的第一等心腹。也就是說,襲人對人的態度,很可能被看做寶玉對人的態度。

就好比,襲人對黛玉和寶釵如何,就會讓人猜測誰是將來的寶二奶奶一樣。而湘云呢,這個紅樓迷眼中寶玉的緋聞女友之一,襲人與她關系如何?

第三十二回,正面寫了她倆的互動。襲人知道湘云有了婆家,說出來,湘云還不好意思。

襲人便笑道:“這會子又害臊了,你還記得十年前,咱們在西邊暖閣住著,晚上你同我說的話兒?那會子不害臊。這會子怎么又害臊了?”

這段“想當年”展現出了襲人和湘云的多少親密,簡直就是閨蜜,無話不說。

湘云也細數她和襲人的緣分,說道:“那會子咱們那么好,后來我們太太沒了,我家去住了一程子,怎么就把你配給了他。我來了,你就不那么待我了。”

湘云感受到襲人不如以前親密。不過就算襲人曾經有意疏遠湘云,以她的老道,她也不會讓湘云失去做為一個主子的尊重。

所以此處湘云說的“不那么待我了”卻是與十年前比,不如那時候親密,并非指襲人待她刻薄。

兩個人原本很是要好,怎么襲人自從給了寶玉,就和湘云疏遠了呢?原因有三。

第一、襲人的癡處。

襲人服侍賈母的時候,眼中只有賈母;后來她服侍寶玉,眼中就只有寶玉。這就是襲人的“癡”,也是她的安身立命之本。

襲人因為有這種忠心,又是溫柔和順的,自然在服侍湘云的時候讓她感到溫暖。而當她不再服侍湘云時,把心思都放在侍候寶玉上,自然就沒那么多心力照看職責之外的湘云。這才會讓湘云覺得襲人離自己遠了許多。

第二、襲人位置的重要性。

開篇提到了,襲人對他人態度如何,很可能讓人覺到寶玉與人的親疏關系,更會讓人猜測寶二奶奶的候選人是誰。

從這方面來看,襲人是不方便和湘云走得過近的。

一來老太太和太太都沒有明示或暗示將來要讓寶玉娶湘云,襲人不好太讓自己顯得突兀;二來湘云是個女孩子,襲人不便讓湘云招惹閑話。

第三、襲人的主見。

第二十一回時,姑娘們還沒有搬入大觀園里,黛玉和寶玉也都住在賈母這里,且屋子是挨著的。這天湘云來到賈府,就住在了黛玉屋子里。

文中寫道:“寶玉送他二人(黛玉和湘云)到房,那天已二更多了,襲人來催了幾次方回。次早,天方明時, 便披衣趿鞋往黛玉房中來了……”

寶玉往常很早就來黛玉屋子里嗎?且往下看。

黛玉得知寶玉來了,就問他:“這早晚就跑過來作什么?”又讓寶玉先出去,她們好起床穿衣。

可見往常湘云不在時,寶玉是從沒這么早就來黛玉屋里的。

而昨晚襲人來黛玉房里催了好幾次,才把寶玉催回去,今早寶玉又早早往那屋里去。寶玉這些異常舉動,都是因為湘云住在了黛玉房里。

而后襲人過來找寶玉回家梳洗,見到當時寶玉正在讓湘云為她梳洗,就只得回來。

寶釵走來打聽寶兄弟在做什么,襲人冷笑道:“‘寶兄弟’那里還有在家的工夫!”又說道:“姐妹們和氣,也有個分寸兒, 也沒個黑家白日鬧的。憑人怎么勸,都是耳旁風。”

襲人往常可曾說過這些話?寶玉往常可曾這樣黑天白日在姐妹家?都不曾。寶玉如此行為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多日不見的云妹妹來了。

所以襲人此時生氣卻不是因為黛玉的緣故,而是寶玉因為湘云而不著家的緣故。

雖然寶玉、黛玉和湘云等人的年紀都不大,但從女孩子們言談舉止來看,都已經有了男女大防的意識,就只有寶玉還懵懂不知。

襲人對此事擔心也好,吃醋也好,都是有原因的,自然會生氣,也就離湘云更遠了。

既然疏遠,如何到第三十二回襲人又巴巴地和湘云論起“想當年”,又親密起來?

想來是湘云此時有了婆家的緣故,且這個信息早就傳到了賈府,襲人知道后就對湘云放心了許多。心無芥蒂,對外也無須顧忌什么,便又恢復了從前的親密。

話說回來,襲人和湘云的關系,以湘云的大條神經,她感受不到襲人內心的感受,也沒有察覺到襲人此舉的含義。而襲人向來是人際關系里游刃有余的好手,在和湘云的關系中占有主動權就很自然了。

這也就是為什么襲人疏遠了湘云,她二人便疏遠開;襲人親近了湘云,她二人便又親近起來。

而從寶玉婚姻來說,襲人對湘云的態度,對寶二奶奶人選的影響不是很大。畢竟在賈府內沒人支持湘云嫁給寶玉,湘云本人也對“愛情”沒什么感觸。

在她眼里,寶玉只是一個長得好看,又能玩到一塊去的親戚家哥哥而已。

作者:不做惆悵客,本文經作者授權發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英超下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