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14樓跳下的女教師,到底是被誰殺了?

原標題:從14樓跳下的女教師,到底是被誰殺了?

前段時間,四川一個26歲的女教師跳樓了,當時這件事叔已經寫過了。

跳樓的女教師何某和丈夫陳某結婚剛一年多,這一年的時間里,兩人經常吵架。

8月28號凌晨兩點多,何某和丈夫在回家的途中發生爭吵,兩人一路爭吵推搡到了電梯,進電梯以后,兩人互毆。

(圖源于 微博@時間視頻)

出了電梯,何某就翻過14樓樓道的窗戶跳下去身亡了。

當時不知道何某為什么會墜樓,也不知道兩人吵架的起因是什么。

能知道的只有何某墜亡以后,她的家屬說何某的丈夫一直在家暴她,何某的閨蜜也透露何某曾跟自己抱怨過。

現在,這件事情出了后續。

何某的家屬說在6月份的時候,何某就曾要跳樓,當時跳樓的原因還是打架。

那次打架是因為家里的狗吐了,陳某回家就對何某又打又罵,被打的受不了了何某才想跳樓一死了之,但是那次陳某攔住了她。

據警方通報稱,之前網上流傳的何某身體上傷痕的照片,就是當時陳某阻止她跳樓時留下的。

而這次因為狗吵架也不是兩人第一次吵架了。

結婚一年多以來,兩人經常吵架,有的時候何某也和閨蜜抱怨,閨蜜放出了何某跟她抱怨的語音。

在語音里何某是這樣說的:“把我按在地上,而且他用非常大的力氣推我,還踩我的頭發掐我脖子,我當時都有想死的沖動,明明他做錯了,他還把所有事情賴在我身上,我感覺我都受夠了。

無論是從何某家屬的話還是從她閨蜜放出的語音來看,何某和丈夫的家庭矛盾都不僅僅限于吵架。

家人們覺得整個案件疑點重重。

首先何某墜樓之后,丈夫陳某沒有直接去救人,也沒有打120、打110,是小區里的保安報的警。

何某墜樓之后,陳某先把狗牽進了家里,撿好東西鎖好門然后才下的樓。

(圖源于 微博@新京報)

下樓之后他把何某的尸體搬開,臉朝上把身上的金銀首飾全都取掉了。

陳某的這種行為讓何某的家人覺得很奇怪,按理來說妻子墜樓了,丈夫都會第一時間沖下去,哪有時間送狗再鎖門?

而且何某身高1米55,跳樓的窗臺1米1,窗臺上只留下了何某的手印卻沒有腳印,何某的家人覺得何某并不是單純的自殺。

另外何某的家屬也覺得警方沒有跟他們說何某是怎么挨打怎么墜樓的,要申請一個模擬測試,還原當時何某墜樓的場景。

何某的家屬表示要申請復議,二次復議不行就繼續上訴,不能讓孩子死的不明不白。

這邊何某的家屬認定陳某有問題,而另一邊陳某說的話卻和他們完全不一樣。

陳某說家暴的說法純屬是造謠,何某身上的傷根本就不是他打的。

之前有說過何某被他打掉了一顆牙,其實這顆牙是何某喝多之后摔倒磕在地上磕掉的。

何某跳樓的直接原因也不是家庭矛盾,而是她的心理出了問題,之前也有看過心理醫生。

陳某說在妻子去世后,雖然自己被造謠家暴,但是也可以理解妻子家人的心情,畢竟當時他自己也想跳樓死了算了。

他還表示身邊一直有朋友在安慰自己,可自己的心情卻仍然不能平復,一提起妻子他還是很激動。

雖然陳某否認了何某家屬的所有懷疑,但是網友的評論全是一邊倒的認為陳某就是家暴。

到底有沒有家暴、何某又是為什么跳樓,誰說的話是真誰說的話是假,這些問題的結果,只能等到何某的家人上訴有個結果之后再說了。

不過何某有沒有遭到家暴這件事,不能單憑陳某一張嘴說,畢竟只有活人有說話的權利。

警方在通報里寫了,何某欲出電梯遭到了陳某的阻攔,然后兩人在電梯里互毆,還把何某之前補的牙打掉了。

況且何某也在生前跟閨蜜說自己挨了打,所以根據目前知道的情況來看,何某在婚姻里絕對吃了不少苦。

而每次一說到家暴,就能看到這樣的說法:被家暴為什么不離婚?為什么要忍著?為什么不保護自己?

被家暴趕緊離婚,這是所有人都明白的,可對于被家暴的人來說,離開卻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人類實驗室》之前采訪過一個家暴受害者,她站在被家暴者的角度,講述了被家暴的人都在想什么。

這個女人叫林芳,現在已經離婚了。

(圖源于 微博@人類實驗室)

她的前夫是一個暴力傾向很強的人,有時候沒有原因就打她一次,最嚴重的一次是林芳晚上回去晚了,直接被打斷了肋骨。

就是在這樣的暴力之下,她生活了6年,這6年間,說到自己被家暴,她聽到最多的話就是:“為什么不早點離開?”“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為什么不早點離開?

林芳說她和前夫結婚是自由戀愛的,雖然前夫暴力,但她心中還存有一絲對他的執念,每當被打之后前夫下跪發誓扇自己耳光的時候,她就心軟了。

而且, 這6年來她也不是沒想過反抗離開,她回去找家人,家人不同意她離婚。

在知道全世界沒有一個人能理解自己之后,她選擇了訴訟離婚,一開始前夫不出庭,這場離婚拖了一年才離成。

離婚后女兒歸她,兒子歸前夫,每次去看兒子的時候,那種母子之間不該有的陌生感都讓她心如刀割。

離婚后只要一提起家暴,林芳都覺得自己又受到了一次傷害,

而這次之所以選擇把自己的經歷講出來,她是希望有更多的人能站在受害者的角度想一想,被家暴絕對不是一句輕描淡寫的“你怎么不離開”就能解決的事。

無論是誰都沒有權利去指責受害者。

零下20度,誰不想去有暖氣的屋子里待著呢,可不是所有人都有條件,如果因為這個指責他們傻,那不是很奇怪嗎?

對于家暴,我們都是旁觀者,旁觀者也許理解不了當事人的心情,但起碼別高高在上的指責他們,用語言再次傷害他們。

他們不是傻,而是本就活的辛苦的人。

想擺脫暴力沒有那么容易,但也還是有辦法的, 無論是校園暴力、職場暴力還是家庭暴力,都可以用法律的武器保護自己,收集證據然后起訴他們。

一個人去抵抗面目猙獰的惡魔可能會慘敗,但是如果是一群人,結果就會不一樣。

(本文部分資料源于 時間視頻、新京報、人類實驗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英超下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