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8歲男童遇害案31年未破 保外就醫的嫌疑人希望還其清白

原標題:江西8歲男童遇害案31年未破 保外就醫的嫌疑人希望還其清白

1988年10月,江西贛州市龍南縣汶龍鎮上莊村發生一起命案,村民曾觀慈8歲的兒子被人謀殺身亡。同年11月,同村村民曾愛朋及其母親蔡春鳳被當作嫌疑人進行收容審查。因證據不足,龍南縣公安局分別于1989年7月、1991年8月將蔡春鳳、曾愛朋保外就醫。

曾愛朋和妻子坐在自家院子里

該案至今未破,蔡春鳳已去世多年,曾愛朋則背負“殺人嫌疑人”的身份31年。

慘案發生

8歲男童被發現死在祠堂,同村村民被帶走調查

“孩子是1988年10月19日下午失蹤的。”現年70歲的曾觀慈告訴紅星新聞,孩子名叫“來房”,家中排行老四,“當天孩子在家吃過午飯,下午出去玩后就失蹤了”。

曾觀慈稱,到第四天早上,他二哥曾子貢開門做生意時,發現門閂上有一張紙條,上面寫著“要來房就要5000元”,這才覺得孩子被綁架了,馬上報了案。

曾觀慈站在原先老祠堂的廢墟上,兒子來房的遺體當年就是在這里被發現

一周后的10月26日上午,曾來房的遺體在曾家祠堂被發現。“有村民去牽牛時聞到祠堂有臭味,家人去看發現祠堂二樓有具遺體。”曾觀慈回憶,兒子被發現時遺體已腐爛腫脹,有老鼠在爬,“公安告訴我孩子脖子上有一條一米多長的麻(棕)繩”,他等到公安機關驗尸結束后去看,“看到兒子脖子上有勒痕”。

“很明顯孩子是被人謀害的,”曾觀慈稱,公安機關先后做過兩次尸檢,但未告知其尸檢結果,他一直“不清楚具體的死亡時間,也搞不清哪里是第一案發現場”。

1988年10月28日上午,時年34歲的曾愛朋被帶走調查。

2019年11月,曾愛朋向紅星新聞記者回憶,案發前的那段時間,自己因身體不好,每天在家養病帶娃,有時去鎮上衛生院拿藥,或者去另一個生產隊與人聊天,“我把自己當時每天在哪里的位置和時間,有誰可以證明都如實說了。”

圖中三個紅點從左往右依次為曾愛朋家、曾觀慈家老屋、曾觀慈家族祠堂

“我往西邊走,他家祠堂在東邊,離著我家500多米遠,中間還有人家。”曾愛朋稱,如果自己作案,肯定會有目擊者。而且自己與曾觀慈家并無矛盾,兩人年輕時還一起合伙做過鎢礦生意,也不曾產生糾紛。

其后幾天,曾愛朋的家人先后被派出所傳喚。1988年11月5日,曾愛朋及其母親蔡春鳳因涉嫌故意殺人被公安機關收容審查。

證據不足

嫌疑人“保外就醫”,死者家屬不滿打砸房屋

據案件資料,1989年7月,因證據不足,時年69歲的蔡春鳳被保外就醫。這引起了曾觀慈家人的不滿。

贛州中院刑事附帶民事裁定書

據贛州中院刑事附帶民事裁定書(1992)刑上字第52號顯示,曾觀慈于1989年7月、1990年4月、1991年9月先后數次對曾愛朋、蔡春鳳、黃橋娣(曾愛朋大嫂)進行報復,砸毀其鐵鍋、水缸、門、窗等家具及房頂上的瓦、瓦角,挖損墻角等折合人民幣700余元,致使曾愛朋家房屋漏雨而不能居住。

曾愛朋稱,曾觀慈家人對自家的報復遠不止此。其提供的一份有多名村民簽字的文字材料顯示,1989年6月,曾觀慈同其母身帶器械來到自家,威脅自己大嫂作偽證,如其不從則毀其住房,當時由村干部制止,才免于一難;1990年5月,其母在去鎮上的路上,曾觀慈夫妻將其母打得頭破二處,受傷住院,有醫院證明腰、背、腦及右手被打傷。

村委會證明材料

上述材料末尾,蓋有上莊村委會公章。村委會表示:“曾愛朋以上報告基本屬實,請上級部門從嚴調查處理。”

紅星新聞記者就此向曾觀慈求證,其稱只是砸了曾愛朋家的后窗,沒有毆打蔡春鳳,“他母親那時都70歲了,我怎么會打她?”

1991年8月13日,曾愛朋保外就醫

1991年8月13日,曾愛朋保外就醫,9月回到家中后,開始收集材料向政府部門反映。1992年3月,龍南縣檢察院對曾觀慈提起公訴。

據龍南縣法院(1992)刑字第22號判決書顯示,曾觀慈犯故意毀壞公私財物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一年;曾觀慈賠償曾愛朋、蔡春鳳、黃橋娣經濟損失共計人民幣九百元(其中修復瓦背已用去二百元)。后原被雙方均不服提出上訴,贛州中院予以駁回,并維持原判決。

龍南縣法院判決書

曾觀慈怎么也想不明白,“我家死了個人,就算砸了他家的窗子,怎么還要判我的刑?”

備受煎熬

嫌疑人母親跳橋自殺,案件31年未破

曾觀慈稱,兒子死后,一家人備受煎熬,“每次到公安機關問案件進展,總說再等等。”1996年,曾觀慈的大兒子因為偷車被判處有期徒刑10年;2005年,其妻遭遇車禍身亡,接二連三的打擊讓曾觀慈數度想要自殺。

同樣備受煎熬的還有曾愛朋一家。“眾叛親離,支離破碎。”曾愛朋稱,自己回家后,周邊鄰居仍覺得自己就是殺人犯,“走在路上別人不與我打招呼,看到臉就背到一旁”,就連自己的兄弟侄兒也認為此事拖累了他們。

曾愛朋

曾愛朋說,1996年中秋節前后,其母蔡春鳳因不堪忍受流言蜚語而跳橋自殺。自己的嫌疑犯身份讓兒子們的婚姻大事一波三折,其中37歲的二兒子至今未婚,“我不想再影響到孫輩”。

曾愛朋告訴紅星新聞,30年來,自己通過各種途徑數次向有關部門提起申訴,請求公安機關查清事實,澄清自己和母親殺人嫌疑犯之名,但均未解決。

曾愛朋的家

曾愛朋的代理律師認為,龍南縣公安局的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及公安部《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嚴重侵犯了申訴人的合法權益,應當依法對申訴人終止偵查,解除申訴人的犯罪嫌疑人身份。“根據國務院于1980年2月29日發布的《國務院關于將強制勞動和收容審查兩項措施統一于勞動教養的通知》以及公安部于1985年7月31日發布的《公安部關于嚴格控制使用收容審查手段的通知》([85]公發50號文)相關規定,曾愛朋及其母親當年涉嫌故意殺人罪,系嚴重的犯罪嫌疑人,不屬于收容審查的對象,而應按照當時的刑事訴訟法規定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曾愛朋代理律師說,30年來,龍南縣公安局以收容審查之名對曾愛朋及其母蔡春鳳實施刑事追訴,其行為依法屬于刑事偵查,“但卻未按照當時的刑事訴訟法規定辦案,程序嚴重違法”。曾愛朋一直被列為犯罪嫌疑人,但因證據不足,至今仍未被移交審查起訴,“根據刑事訴訟法關于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的規定,在沒有確實充分的證據證明申訴人涉嫌故意殺人的情況下,仍然將曾愛朋列為犯罪嫌疑人長達30年,違反了疑罪從無的原則及刑事訴訟法的明文規定。”

2019年8月20日,江西省公安廳官網回復

2019年10月31日,江西省公安廳官網回復

2019年8月16日,曾愛朋代理律師在江西省公安廳官網進行申訴。2019年8月20日,江西省公安廳在網上回復稱,已移交贛州市公安局調查處理。曾愛朋代理律師稱,至今未得到贛州市公安局任何回復僅接到龍南縣公安機關一個電話,“說他們知道曾愛朋在公安廳申訴,他們會給出答復,但此后再無消息,電話也一直無人接聽”。

2019年11月4日,紅星新聞記者就曾愛朋一案咨詢龍南縣公安局,該局工作人員稱,作為縣公安局沒有接受采訪的權限,需征得縣委宣傳部或上級公安局的同意才能接受采訪。

紅星新聞記者就此致電龍南縣委宣傳部,工作人員稱要向領導匯報。截至發稿時,記者未收到回復。

紅星新聞記者 李文滔 發自江西贛州

編輯 張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英超下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