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收購一罐“借尸還魂”下,社交創業太難做

原標題:即刻收購一罐“借尸還魂”下,社交創業太難做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丨鋅財經,作者丨周雄飛

文丨鋅財經,作者丨周雄飛

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

那兩個呢?

據鋅財經了解到,11月4日,一位阿里PM在社區平臺“職人社”小程序透露:聚焦陌生人社交的應用“一罐”已被即刻收購。

正當外界對此消息持觀望態度時,很多人看到了一則以“是的!一罐居然還在更新!”為標簽的微博,微博內容主要是:一罐已經重新上線,并且承認一罐App已經由即刻App團隊收購。

一罐產品經理的微博 圖片來源于微博

這條微博是一個昵稱為“一罐產品經理”的博主發出的,并且在這條微博下,置頂的回復是即刻App的官方微博賬號,就此,即刻和一罐就用這樣的方式石錘了這一消息。

今年7月,即刻App官方宣布由于技術升級,在升級期間App將無法使用;就在同一個月,一罐App創始人郭子威宣布將解散一罐團隊。而到今天,即刻方面確認了收購一事,并表示,一罐將獨立運營。

就此,這對難兄難弟,已經抱團取暖,但或許還是沖破不了社交創業的困境。

兩次轉型,“火焰”和“海水”

“期待每一次推送”

這是即刻App在2015年剛開始上線時的Slogan,正因為這樣,它當時的定位還是一個新聞資訊平臺。而在資訊平臺中,因為它擁有無廣告植入、推送較為精準、專注于年輕人興趣社區等屬性,看起來像是一個“異類”,然而就因為這樣的特性,一時間成為了80、90后的“寵兒”。

正因為即刻一開始的定位是新聞資訊平臺,聚焦在每一次推送的內容。這意味著即刻希望用戶能夠將主動訂閱的新聞在push里看完,用訂閱+push的方式來對抗微信公眾號的低效率和今日頭條的高信噪比。

雖然這一模式,讓即刻在一開始達到了這個目標,但也存在一個很大的漏洞。

訂閱模式對于用戶對于信息的認知要求很高,很多用戶在并不知道自己到底需要什么的前提下,訂閱了很多內容,最后發現并不是自己想要的。

久而久之,訂閱的越多,內容就會越多,無用信息也會越多,雜而無精,這時的推送就成了負擔。而即刻自身也缺少有效分發的入口。

最初,即刻的定位是讓用戶在泛泛的信息洪流中找到他們真正關心的那些,但是在這個過程中,即刻本身也成為了洪流。

于是,即刻App開始轉型。

2017年3月12日,即刻正式將品牌LOGO從黑白兩色更換為黃底白字,并在次月將最早的Slogan修改為:就想看點好東西。這一改就將即刻早期的精準、簡約的風格,賦予其更鮮活的年輕人氣質,正式向年輕人的興趣社區。

即刻改變前后的品牌Logo 圖片來源于網絡

在此之后,為了拓寬更多的用戶屬性,它之后還贊助了多檔綜藝節目,包括面向潮流年輕人的《即刻電音》,面向飯圈的《中國音樂公告牌》,和面向二次元用戶的《故事王2》。

在轉型完成后,用戶開始加快增長,據艾瑞數據統計,截止2017年9月即刻安卓用戶下載量突破1000+萬。

看到了轉型社交的成功后,在今年7月,即刻又一次改版,產品形態更徹底地往社區方向進發。這次即刻加入更多的“90”后元素,其中包括像Instagram Story的功能“我的日記”,像QQ空間的功能“今日來訪者”,首頁也添加了各種的圈子卡片,用以推薦精選內容。

“轉型就是求生欲”,即刻聯合創始人林航這樣解釋即刻的轉型之路。

他曾對媒體說,“在轉型成社區產品前,還是一款內容工具的即刻就發現了轉型的可能性。因為了解到用戶在看完內容后,還會產生大量的互動,這一現象給了我們啟發,相比內容工具,社交是個更大的市場,所以轉型是一件順理成章的事。”

上一次轉型,給即刻帶來了生機;而這一次改版,卻將即刻送進了深淵。

2019年7月12日,即刻App官方微博發布消失稱,為了提供更好的服務,即日起將進行技術升級,并且在升級期間App暫時無法使用。即刻CEO“瓦恁”也發布相關動態:“Thanks for being addicted,回見。”

即刻APP官網微博發布消息 圖片來源于網絡

隨后,很多即刻App的用戶也在應用里收到了通知消息,提醒用戶開啟App的通知權限,并關注即刻App官微、官博,及時獲取最新消息,升級完成后會及時提醒用戶。

其實,早在7月5日,廣東網警通報了第二季度超范圍收集用戶信息App清理整治工作,在這次清理工作中,其中就包括了即刻App,因此這次即刻App的下架應該和該App的違規有關。

就像即刻在微博中并沒有說清什么時候升級完成一樣,這段“無即時光”到現在也沒有結束。

現實與虛妄

從做資訊的轉型到做社交,做不好是因為“水土不服”。但是從一開始就以社交創業的企業,也并沒有太多優勢,比如一罐。

上線于2018年6月份的一罐,是一款主打陌生人匿名社交的軟件,類似“樹洞”,它的slogan“年輕人的樹洞社交”也符合它的定位,為用戶提供可存儲情緒、秘密的“罐頭”。

網易前產品經理郭子威(純銀)在連續創業之后做的一款小眾社交產品,郭子威曾對媒體這樣評價這款產品:“這是我身為產品汪的代表作,它并非我為95后或者00后做的APP,而是我送給自己的42歲禮物,恰好讓小孩子們也喜歡罷了。”

一罐App 圖片來源于網絡

從這段話中,無不感受到他對于這款產品的自豪。這也不是沒有原因的,這款App自打一上線之后,就在2018年接連拿了豌豆莢、最美應用、AppSo、小米等6個平臺的年度APP大獎。

除了獲獎之外,用戶數方面也是一份好看的“成績單”。

就在一罐App上線一個月后,據艾瑞數據顯示,App的月度獨立設備數達到了80萬左右。

然而,這樣的好景并沒有維持多久,就在一年后,今年6月27日,一罐創始人郭子威在網上突然宣布:“剛剛對一罐團隊宣布撤退,7月末全員解散。一罐還有小六位數的日活,也留了維持2年的錢。”

對于團隊解散的原因,一位一罐員工對媒體透露:“一罐既沒有廣告也沒有盈利,整個團隊全靠金主爸爸投錢養活。很抱歉,今年我們最終沒有達到讓金主爸爸滿意的日活。”

現在看來,在做社交方面,或許一罐App還太過于年輕,但其他產品也活的并不好。

Soul和狐友,也是主打社交的App,但也在遇到了不同的問題。

就在郭子威宣布一罐App解散的第二天,有關監管部門對一批傳播歷史虛無主義、淫穢色情內容的違法違規音頻平臺,分別采取了約談、下架、關停服務等階梯處罰,Soul就在其中。

另外,狐友在上架三天后就宣布下架一周的消息,但一周以后狐友并沒有上架,直到目前也還沒有重新上架。

現在看來,做社交創業做不好并不是因為有隱形的“天花板”,而是由于自身的一些原因限制了、或者阻擋了發展的道路。

社交創業太難做

對于社交創業來說,現在只做社交或許已經不夠了,還需要做很多。

雖然目前外界都在宣稱人口紅利已經消失,互聯網經濟正在走向下坡路,但從社交網絡總收入來看,卻節節升高。

根據艾瑞數據經過統計企業財報、行業訪談和數據分析后,得出了《2013年~2020年中國社交網絡市場收入規模及預測》,從這個數據中可以看到,雖然增長率在逐年緩慢下降,但社交網絡總收入卻在逐年大幅度升高。

2013年~2020年中國社交網絡市場收入規模及預測 圖片來源于網絡

社交網絡總收入的增長除了社交平臺廣告收入的良好表現之外,用戶付費收入的增長亦是主要助推力。包括直播、短視頻、咨詢整合等新興內容載體與社交相結合所帶來的新盈收點,使整個市場仍保持強勁不息的增長潛力。

對于這點,在36氪發布的《2019年社交行業研究報告》中同樣提到:社交行業發展日趨成熟,平臺可消費內容形式越來越豐富。

因此,即刻收購一罐之后,很大可能還會在社交這個市場再次“創業”,在吸取之前的失敗經驗之后,或許會在直播、短視頻和咨詢整合等方面進行重點關注和做出動作。

但時過境遷,在這些方面已經有很多產品做的已經足夠好了,比如直播方面的淘寶直播、短視頻方面的抖音和快手、資訊整合方面的今日頭條。

如今的社交創業已經涵蓋了圖文、音頻、視頻等載體,普通用戶的選擇越來越多,而現在作為入局者,要沖破現有的這些巨頭產品阻礙,是非常艱難的。

因此,即刻想要通過收購一罐來“借尸還魂”,或許是一種幻想和奢望。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轉載自原創文章: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英超下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