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一姐”完美人設崩塌:你以為的優秀,要了多少人的命!

原標題:“春晚一姐”完美人設崩塌:你以為的優秀,要了多少人的命!

? 公號:居里生活筆記 ( ID:ktmakeup)

央視的《主持人大賽》,突然火了。

這個節目中不乏素質出眾的參賽選手,可一圈下來,竟然是熟面孔的董卿上熱搜。

因為她1分鐘的點評,娓娓道來,竟比選手們精心準備的三分鐘展示更打動人心。

“馭文之首術,謀篇之大端。”

“醫生是看人的病,我們是看病的人。”

她話語樸素卻擲地有聲,點到為止而又字字珠璣。

多少人想修煉成董卿的樣子,大氣婉約,自信從容,溫柔有力量。

但我想,要是我有女兒,我一定不忍心讓她活成董卿的樣子。

因為完美,必然要用無數血淚交換。

因為這份強大,可能僅僅源于自卑。

完美的“一姐”

一襲紅色晚禮服,瀑布波浪般的卷發垂肩,纖細高挑的身段,親切端莊的微笑。

在春晚的舞臺上,董卿是一輩人心中的女神形象。

美人在骨不在皮,董卿是最佳詮釋。

她是“春晚一姐”,更是央視的當家花旦。

2008年奧運會,2010年世博會、亞運會,她勇挑大梁。

2005年起,她連續8年被評為央視年度“名、優播音員主持人”。

從2005年起至2017年,董卿連續13年擔任春晚主持人。

截止2013年,一向視為央視主持人排名風向標的“央視掛歷”,董卿連續七年排在女主持人中前三甲。

即便如此,還是有人說,董卿沒有單獨擔綱大型節目的能力,不像黃小丫有《開心辭典》、畢姥爺有《星光大道》、朱軍有《藝術人生》。

“董卿的代表作是什么?春晚嗎?”

面對質疑,董卿一聲不吭,背后卻憋著股氣,潛心修煉。

年齡不是阻礙,進修沒有止境。

18歲,考入浙江藝術學院,讀話劇表演專業,大專;

24歲,考入上海戲劇學院,讀電視編導專業,本科;

26歲,考入華東師范大學中文系古典文學專業,碩士;

34歲,進入上海戲劇學院,攻讀MFA藝術碩士學位;

42歲,以美國南加州大學訪問學者的身份,赴美進修;

43歲,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第十次全國代表大會,董卿當選為全委會委員;

44歲,董卿受聘華東師范大學兼職教授參與該校新聞傳播類學科領域的學術研究和人才培養工作。

這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付出,都在后來,帶給她無比豐厚的回報。

2017年,《中國詩詞大會》上,董卿把詩詞信手捏來,出口成章,成為一大亮點,節目逆勢走紅;

首次出任制片人,她一手一腳搭起《朗讀者》的舞臺,做出口碑、收視雙豐收的精品爆款,傲視群雄。

如今的主持人大賽上,董卿款款落座,她的Title前面,已然多出個“制作人”標簽。

她不再是那個“春晚一姐”了。

你說她小地方臺出身,上不得大臺面?

她主持的《相約星期六》讓她拿到國內主持界最高榮譽“金話筒獎”,直通央視,從央視數千個主持人中殺出重圍,倪萍欽點她接班。

你說她沒有特色,個性不顯?

她扎實的主持功底,讓她可以和任何一檔節目融為一體,為節目增色,端的是“潤物細無聲”。

你很難找到一個像董卿這樣的人,從頭到腳全副武裝,沒有一絲破綻。

她幾乎是完美的化身。

她很完美,她也很累

《致青春》中有一段,“鳳凰男”陳孝正對鄭薇薇說:“我的人生是一棟只能建造一次的樓房,我必須讓它精確無比,不能有一厘米差池——所以,我太緊張,害怕行差步錯。”

董卿,也是如此緊繃著長大。

她說:“我的人生,就像用唾沫星子,一點點搭一個燕子巢。”

董卿的父母都畢業于復旦大學,爸爸董善祥是報社總編輯,媽媽金路德是大學物理系教授。

聽起來,身為獨女的董卿應該擁有“掌上明珠”的待遇。

然而,董卿的童年,卻極少有歡樂的回憶。

小董卿愛美,喜歡照鏡子,董卿母親也常給她做新衣裳。但父親不由分說,把鏡子沒收,嚴厲地說“馬鈴薯再打扮也是土豆,你每天花在照鏡子的時間還不如多看書。”

在女孩最貪玩愛美的年紀,打扮成了一件絕對禁止的事情。夢寐以求的新衣服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看也看不完的唐詩宋詞、成語大全。她要每天抄一頁成語,大聲朗讀背誦古詩。

父親董善祥在農村長大,對鍛煉身體有很深的執念。他下令:“去操場上跑1000米。”小董卿不敢反抗,到家門口的中學操場上,繞著跑道跑一圈又一圈,每天如此,風雨無阻。

學校里的老師同學都看著她,她覺得自己傻透了。

在孩子們最期盼的寒暑假,董卿也沒有自由活動的權利。父親給老同學打了個電話,直接把初中生董卿塞去賓館做清潔工,一天掙一塊錢。

10個房間,20張床,她一個人打掃。她力氣不大,抬床墊都吃力,一上午只做了兩個房間,別人都去吃飯了,董卿還在那兒餓著肚子干活。

15歲的董卿委屈得眼淚在眼眶中打轉,父親只說:“再堅持一下。”

但嚴父的種種管束不是讓董卿最害怕的事情,她最怕的,竟然是和父親一起吃飯。

“我小時候最害怕的,就是吃飯。一上桌,他就開始嘮叨,你這個怎么怎么樣,那個怎么怎么樣,我經常是一邊吃飯一邊哭。我小時候最高興的事兒,就是我爸出差了,樂得手舞足蹈,總算有兩天能看不見這個人了。”

她說,“我就像輪子上的倉鼠,總是忙于滿足父親的各種決定,也總是無法達成父親的各種期待。”

董卿唯一一次反抗,是初中畢業之后想考藝校,卻遭到父親強烈反對。當時董卿家住六樓,她假裝自殺,寫了“遺書”:“活著還有什么意思?”

這一次,父母服軟了。

那時她以為,脫離了父親的掌控,終于可以掌控自己的人生。

很久以后,她才發現,人在習慣了繃緊的狀態后,會忘記該如何去“松弛”。

她,已經被成功地打磨成了父親期待的樣子。

為什么我不想讓女兒活成董卿的樣子?

董卿那么完美,為什么我不希望女兒活成她的樣子?

恰恰是因為她太完美了。

完美到讓人覺得,她一定很累吧。

她的個性也像極了爸爸,腰桿挺直,極度要強。

“我是一個特別沒有安全感的人,我做的每一件工作,必須要比其他人做得好很多才會有安全感,我才能安心。如果只是跟別人一樣,我做不到。”

她比任何人都接受不了自己的“不完美”。

在央視工作的頭兩年中,董卿共主持了130多場晚會和文娛節目,累到生理期紊亂,滿臉都是痘痘。

有次她累到在舞臺上摔倒,尾錐骨第四節骨裂,自己瘸著拐著撐了下來。

04年主持“青歌賽”,她連續20天直播,每天下午4點彩排,晚上10點直播結束,換掉主持禮服又進會議中心,和老師核對次日的考題。回家是凌晨3點,還要打著哈欠背臺詞。

經常幾個小時的直播里,董卿一直穿著高跟鞋,為了防止把裙子弄皺,她就跪在凳子上讀稿子。

哪怕董卿從無名小卒蛻變成了“央視一姐”,在各類晚會和節目中駕輕就熟,收獲無數鮮花與掌聲,董卿對自己,也是永遠都不滿意。

當別人在花前月下,陪男朋友去吃飯時,她經常坐在沙發那地毯上,反思自己這一天的過錯。

像極了她小時候,被父親訓斥的飯桌。

殘酷的教育鑄就了一個八面玲瓏的董卿,也在她身上裝上了自卑的定時炸彈。

說錯詞,她會內疚數天。

說錯名字,她回家就呆呆地坐著,反省一下午。

盡管如此,她還是偶爾會出錯。

09年春晚,在全國觀眾的注視下,董卿在報幕時口誤,把馬季先生的兒子“馬東”說成了已逝世的“馬季”。

臺下的同事發短信說“沒事”,觀眾也大多表示諒解。

但董卿當天連臺里慶功宴都不敢去,自責無比,在電視上鄭重道歉,大年初一醒來時仍淚流滿面。

她滿腦子都在想,這次,我又犯了一個什么樣的錯。

她從小接受的教育,就是無限趨近完美,讓自己變得堅不可摧。

沒有人告訴她,偶爾脆弱的時候,應該怎么辦呢?

她并不知道,能讓人“滿意”的人生,是不是真的有標準模板。

童年時父親那道審視的目光,貫穿她成長的所有時光,變成一個揮之不去的心魔,時刻在她心底念咒:

不努力的話,你就是一個不完美的“殘次品”。

董卿的人生,的確如父母預料的那樣,扶搖直上,順風順水。她成了一個非常成功的女性,一個標準的“別人家的孩子”。

但童年沒有得到的快樂,終究來不及補上。

那個小時候總是渴望被父親認可的小孩,最終長成了一個對自己不滿意的大人。

董卿主持過大小無數活動,但父母幾乎從不會到現場來看她,原因是擔心影響董卿的發揮。

唯一一次,也是她最后悔的一次。

父母坐了一個多小時的車趕到湖州,坐在角落的小板凳上,聽著自己不習慣的流行歌曲,看著舞臺上落落大方的女兒。

《中國歡樂行》的會場太大,臺下人山人海,董卿整場都沒能找到父母的位置,只隱隱覺得有一道目光追隨著自己。

結束后,董卿的父母提著一個塑料袋在酒店大堂等著董卿。董卿不舍,挽留他們多住一天。媽媽只說:“不住了,你太累了趕緊睡覺,我跟你爸先回去了。”

董卿爸爸將提了幾個小時的塑料袋給了董卿,二老連夜趕回了嘉興。她打開塑料袋,看見自己中學時用的鋁制的飯盒,里面有媽媽燉的阿膠,還有幾個小橘子。

董卿再也控制不住,兩行眼淚滑落下來。

父母很嚴厲,也很柔軟。

他們總是大聲糾正她的錯誤,卻不敢大大方方地說,“孩子,我們愛你”。

其實她最想聽到的話,不過是一句“你做得很好”罷了。

自卑可以造就一個人,也可以輕易地摧毀一個人。

像董卿這樣完美的結果,也許千萬人之中也只得其一。

當我們贊嘆董卿有多么優秀時,應該明白:

不是每個天衣無縫的計劃,都能培養出一個完美的“董卿”。

不是所有的怨懟,都能以和解告終。

許多年后,董卿自己組建家庭,養育孩子,她對父母的教育方式心存感激,也仍舊心有戚戚。

她說,劉瑜寫的《愿你慢慢長大》里,有一句她很喜愛的話,想要讀給她的孩子:

「愿你有好運,如果沒有,愿你在不幸中學會慈悲;

愿你被所有人愛,如果沒有,愿你在寂寞中學會寬容;

愿你一生一世,每天能夠睡到自然醒。」

來源 | 居里生活筆記 ( ktmakeup )本文經授權轉載。

注:本平臺所使用的圖片屬相關權利人所有。如有侵權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處理郵箱770627494@qq.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英超下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