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思燕的帶娃“套路”告訴我:媽媽會撒嬌、孩子情商高

原標題:霍思燕的帶娃“套路”告訴我:媽媽會撒嬌、孩子情商高

最近真要表揚OK爸一下,這段時間他不僅帶娃的時間比以往長了很多,帶娃的主觀能動性也強了不少

。只不過他還有一點不適應,因為和OK相處,連著好幾件事讓他很“受挫”。

就比如,前兩天剛和大家在《停下叨叨叨,像賈靜雯一樣來點行動,娃會愿意聽你的話!》里提過,OK爸“苦口婆心”,OK卻充耳不聞、完全不配合。

還比如昨兒晚上,OK爸主動提出陪OK畫畫,父子倆協商好一起畫水彩瓢蟲,本來OK還挺興致盎然的,我也在一旁很是捧場,完全一副“迷妹臉”(這不是我故意裝的,對我這種畫畫菜鳥,真是發自內心覺得OK和OK爸都厲害,OK從小就愛各種畫、想象力被老師夸過無數次,OK爸是建筑師,畫畫功底肯定有)。但沒想,OK爸動作很快,還時不時問OK,你看爸爸畫的像不像?比你還快吧……

OK起初沒回應他爸,再過了一會兒,就懊惱了,甩手不干了……回轉身跟我說,沒意思,不想和臭爸爸玩。

(左右兩邊,分別是誰畫的,一目了然)

OK爸說,“你這脾氣也太容易生氣了,爸爸又沒說你畫得不好,一點都‘輸不起’……”

我心里默默感慨(當著OK的面忍住不直指OK爸的問題):這男人真心多大都是男孩,這事有啥好和OK去“挑釁”的。很多時候我們大人陪小孩玩,不是要展示我們的能力,告訴娃“你看我們有多棒”,而是一種陪伴,共同玩耍。如果娃發現和他一起玩的我們根本不是陪著一起玩,而是以絕對的實力碾壓,怎么可能還會有興致?

有挫敗感這事不怪娃,往往是大人給的

之前看過一本書,書里把大人和小孩比作“巨人”和“小不點”。“巨人”在“小不點”的眼睛里是極巨大、高效迅速、無所不能的。當孩子和大人在一起完成一件事情時,孩子自然會以大人作為自己的標準,當他們看到爸媽能那么瀟灑地打開飲料瓶蓋喝到水,他們也會認為自己可以簡單做到~ 但不幸的是,小孩子小手指的那點靈活度、小手的那點兒手勁,完全沒法像爸媽那樣輕松打開瓶蓋……這也是為什么我們都遇到過“娃完不成一件事會各種抓狂或者發脾氣”的情況。

一對比,小娃兒就會喪失信心,覺得自己很弱,挫敗感滿滿,再加上小娃兒的語言能力還沒發展成熟,沒法完全表達自己糟糕的感受,那就更加要生氣了,在這樣的情形下,娃就不愿意繼續嘗試了。

娃兒被大人“激發”挫敗感的事在平時的生活中真是不少見。就像前兩天,我有個朋友最近剛出來上班,她自己媽媽過來幫忙帶孩子。家里娃明明以前是可以自己吃飯的,可最近小家伙就是不肯自己吃飯,越催越哭。周末時她在家堅持讓孩子吃,娃才吃兩口,外婆就從娃手里拿過勺子,“這么吃,掉得滿地都是,來,外婆教你怎么吃...”。結果,孩子哇的大哭起來。朋友感慨,好容易培養起來的自主進食就這么終止了,更要命的是,這一弄,孩子自信也遭到了“打擊”~

大人給孩子提供幫助再正常不過,但一定要警惕不經意間成了“代勞”。

時時把自己從“參與者”、“競爭者”的角色調整到“合作者”、“觀察者”

我們替孩子做他們能做的事情,其實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在扮演一個“競爭者”的角色,在孩子眼中的潛臺詞是“看我比你做得好!”這不僅會讓孩子非常氣餒,更會剝奪孩子體會自己能力、獲取安全感和自信心的機會。

所以,當娃嘗試獨立完成一件事情時,我們不如后退一步,把自己從“參與者”、“競爭者”變成“合作者”、“觀察者”。

就像我和OK玩磁力片時,我倆是這樣分工的:我當搬運工,OK當建筑師,在他說需要我幫忙時,我才搭把手。其他時候,我只看,不參與。

而在做手工時,我心甘情愿當小助手,我聽從OK的“指令”,他讓我幫著固定一下紙的位置,我就伸手幫忙頂著,但我不會去說“來這樣剪,那樣疊”。盡管看她剪紙時,一些地方剪得七扭八歪,我也忍住,不去搶過來做,頂多提醒,你后面接可以看看是否要提前轉一下剪刀口的方向?

比如我陪著OK做的這個手工足球場,做之前他跟我大致講了自己的一些小構想。然后我們一起先找來一個大小合適的紙盒子,他先安排自己的想象,在盒子上畫好自己要的圖形。然后開始剪,遇到紙盒子太厚的地方,OK剪不動,我會幫助一起剪一下,然后他用雙面膠、紙片貼上需要粘貼的部位。做得差不多了,他突然問我,能不能頂部有點燈光,我就想起了家里有個閑置的LED燈,于是找出來和他一起粘貼上去。結果燈光打起來,還真的蠻有味道!

整個過程,我并沒有要主導什么,所以OK感覺特別爽,即便我提供了幫助,但是他會覺得是自己主導了整件事,最后呈現效果的時候,他的心情超級“嗨”。

像霍思燕一樣會“示弱”,也是一種很棒的陪娃策略

最近抽空在看“超人媽媽”的綜藝節目,霍思燕展示的“撒嬌和示弱”更是讓我各種“羨慕”,瞬間領悟了“撒嬌女人好命”這句話的真諦。論媽媽的套路有多深,霍思燕說“我們就是太強了,還是要撒撒嬌,我常常說,哎呀!這個我不行,他就要幫你干。”也難怪嗯哼那么招人喜歡,情商杠杠。

在娃面前,霍思燕才不是一個強大無敵的超人媽媽,而是一個會受傷、會難過的“小仙女”。母子倆洗腳,嗯哼幫媽媽脫襪子,看到媽媽腳上的傷口說:“你上回磨的,痛不痛?”要是我鐵定會說不痛、沒事兒。可霍思燕就一副很“痛”的樣子。

這還沒完,洗完腳等嗯哼給自己擦腳,霍思燕看嗯哼玩手機不動彈,不是大聲催促或者嘮叨,你怎么還玩手機啊,我的腳還沒擦呢。而是說:“我的腳就要感冒了。”

在嗯哼不吃這一套,說:“這個你會”時。霍思燕也有繼續強迫他給自己擦,自己立馬給自己找了臺階下,哈哈。媽媽和孩子的互動輕松、有愛。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英超下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