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男子落網牽出22年前命案真兇,自稱已不會寫真名

原標題:吸毒男子落網牽出22年前命案真兇,自稱已不會寫真名

新京報訊(記者 李一凡)湖北一名吸毒男子被警方設卡攔下。拘留期滿后,隨著警方深入調查,該男子冒用他人身份被揭開,牽出一樁22年前殺人案。今日(11月6日)上午,新京報記者從武漢市公安局黃陂區分局獲悉,男子落網后,其自稱,已不會寫自己真名,22年來,做著搬運工、烤肉漢這類零散幫工,女兒已經17歲,他卻一直沒領結婚證。

男子被攔截后,神色緊張,引起警方注意,后查出有多年吸毒史。收費站監控截圖

民警設卡盤查,攔獲可疑吸毒男子

10月中旬,黃陂區新河橋檢查站的民警在武麻高速青龍收費站,設卡盤查。11月5日,現場執勤的民警事后向新京報記者回憶,當時,一輛白色轎車緩緩駛近,車上坐了4名男子,其中一人見到民警,神色有些躲閃,車上4人迅速被帶回檢查站詳細查驗。

經查,其中3人有吸毒、販毒史,當民警提出現場尿檢后,他們均配合完成,剩下的一人卻極其不配合。民警張恒記得,“此人正是坐在車內神色躲閃的那名男子,自稱名叫彭某的他,最終耐不住民警的工作,接受了檢驗。”

結果顯示,4人中只有“彭某”當日尿檢結果呈陽性。

張恒留意到,“彭某”報出的身份證號和名字雖然無誤,但公安信息系統里的“彭某”照片,與眼前男子的長相并不相似。

因此,張恒將“彭某”移交給武湖派出所時,特別囑咐“仔細查查身份”。

目前男子已被移交湖北省竹山縣公安機關,案件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武漢黃陂警方供圖

男子承認冒用身份,改口編造多個名字

11月5日,武湖派出所民警方奎告訴新京報記者,他當時見“彭某”的情緒極為不安,反復追問他的家庭住址、家庭成員和家庭情況,他說的都不錯,但繼續追問“父母多大年齡”“女兒生日哪天”,“彭某”又支支吾吾。

當問及身份證照片為何“大變樣”時,“彭某”甚至稱,“吸毒太久才變了相貌”,這更令方奎感覺十分反常。第一次被警方逮住吸毒卻主動承認已經吸毒多年,“這種人真是寥寥無幾”,方奎告訴新京報記者。

由于辦案時間限制,當日武湖派出所依法將他作為吸毒人員治安拘留10日。

此后,方奎迅速聯系上“彭某”戶籍所在地的湖北省羅田縣警方,并在對方協助下聯系到“彭某”的家屬,很快確認,“彭某”近期一直在羅田,并未去武漢。

10月21日,該男子的拘留期滿,武湖所民警再次將其帶回公安機關,重新進行審查訊問。

面對民警擺出的多項鐵證,男子承認自己冒用了他人的身份信息,自己本名叫“陳某”。可是當民警對這個身份進行核實時,發現并不存在“陳某”這個人。男子又改口自稱是“陳某某”,然而其交代的信息,依然和民警的核查有出入。

在民警強大的心理攻勢下,男子最終放棄抵抗,如實交待了自己多次冒用、編造身份的前因后果。

22年前捅死牌友潛逃,自稱已不會寫真名

原來,陳某某的確是這名男子的真名。1997年夏天,他在老家湖北省十堰竹山縣打牌時,與牌友田某發生口角,持刀將田某捅傷致死后潛逃,就再未用過真名。

這次吸毒被抓,陳某某害怕自己曾殺人的事情敗露,便冒用小舅子彭某的身份想蒙混過關。

隱姓埋名22年后,他連自己的出生日期和身份證號都記不清了。這22年里,陳某某不敢和自己的親人有任何聯系,也不敢與人爭吵,看見警察就躲得遠遠的。據陳某某自己說,時間久了,不僅他的老婆、孩子不知道他的真實姓名,就連他自己都幾乎忘記了“陳某某”這個身份,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誰。

做完筆錄后,他在民警的指導下寫下22年來沒有用過的那個名字,他告訴民警,“我都不會寫自己的名字了”。

目前,嫌疑人陳某某已經被移交給湖北省竹山縣公安機關,案件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新京報記者 李一凡 編輯 白馗 校對 郭利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英超下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