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448天滴滴順風車重新上線,真的準備好了嗎?

原標題:歷經448天滴滴順風車重新上線,真的準備好了嗎?

看起來,滴滴已經做好了重新出發的準備。但事實上,外部環境已經發生新的變化。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很難做出滴滴仍能保持市場領先地位的判斷。新的背景下,滴滴順風車能回到原來嗎?

下線一年多后,滴滴順風車終于要重回大眾視野。

今日,滴滴順風車在滴滴出行App公布了最新產品方案,同時宣布將于11月20日起,陸續在哈爾濱、太原、石家莊、常州、沈陽、北京、南通7個城市上線試運營。同時,滴滴方面稱試運營期間,將在這7個城市首先提供5:00-23:00(女性5:00-20:00)、市內中短途(50公里以內)的順風車平臺服務。試運營期間,不收取信息服務費。

滴滴順風車恢復上線!11月下旬將在哈爾濱、北京等7城陸續試運營

從2015年夏天上線開始,滴滴順風車發展非常迅速。2016年6月,滴滴順風車披露了運營一周年的成績單:平臺共運送2億人次出行,總行駛里程達到29.96億公里,使用乘客數突破3000萬人,覆蓋城市已經達到343個。

除了區別于巡游出租車的專車、快車外,滴滴將順風車這種原本在線下就存在的出行模式成功搬至線上。這種低于出租車、快車的低廉價格,新鮮的乘車方式,讓不少司機和乘客投身其中。

當時或許沒人能想到,這個不以盈利為目的、主打資源共享的出行平臺會在后來的一段時間成為因為兩起安全惡性事件成為被外界討伐的對象。

從2018年8月27日撤掉順風車服務后,滴滴開啟了安全重整。重整歸來的滴滴順風車將會是怎樣的面貌,在新的市場環境中它還能夠重返原來的位置嗎?

滴滴掙脫谷底

與過去幾年的光景完全不同,2018年是滴滴難熬的一年。

從2012年誕生,滴滴就以快速并且強悍的打法進入各大城市,在與快的打車、Uber中國帶“血”的補貼大戰中勝出,占到中國網約車市場超過90%的份額。隨后,滴滴憑借著新開辟的車服、金融等業務逐漸擴大體量,在后期為了找到更多盈利可能性,又或是處于防御準備,其外賣業務和出行業務與美團開啟了新一輪較量,彼時輸贏暫無定論。

然而到了2018年,滴滴境況急轉直下:兩起危機事件,導致曾于年初被曝出的上市計劃被擱淺;在滴滴業務中有著重要戰略意義的順風車下線,對滴滴帶來重創。

眾多出行業務中,順風車是名副其實的“共享出行”,它不以盈利為目的,由合乘服務提供者事先發布出行信息,出行線路相同的人選擇乘坐。

滴滴曾在2017年完成訂單和GMV的快速增長,成長速度完全超越過去兩年。伴隨著滴滴整體的成長周期,滴滴順風車在2017年也收獲了高光時刻。在滴滴內部,順風車的發展前景曾被給予厚望。2017年1月“滴滴大學”的《小桔人成長記》內部紀錄片中,滴滴總裁柳青稱順風車是“滴滴里面很有亮點的業務”,并對當時的負責人黃潔莉給予了高度評價和認可。

從一些公開的數據中也可以看出端倪。2017年初,在北京工人體育館舉行的滴滴年會上,滴滴宣布日完成訂單突破2000萬單,包括順風車在內的多個業務成為細分領域的第一名。

滴滴曾披露,截至2017年末,滴滴順風車注冊車主3000萬人,注冊乘客1.6億人,日均訂單200萬單;一則2017年運行數據還顯示,滴滴順風車和快車拼車服務累計分享座位超過10.5億個。

借助春運這一特定場景,滴滴順風車找到了新的“東風”。2018年春運期間,滴滴順風車共發送旅客3067萬人次,相當于17萬架波音737客機的運量,對緩解春運壓力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界面此前報道,順風車GMV每年環比增長50%,2017年,順風車的GMV接近200億人民幣左右,收入是20億人民幣,凈利潤接近9億人民幣。同年,滴滴的凈利潤是10億人民幣,剩下的一個億來自代駕。

順風車之于滴滴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在輿論壓力和惡性事件面前,滴滴還是做出了下線的決定。

除了來自社會輿論的壓力,企業常年虧損也讓其不得不收縮編制和人力成本。36氪曾報道,一份滴滴出行內部流傳出來的財務數據顯示,該公司2018年持續巨額虧損,全年虧損高達109億元人民幣。同時,2018年全年滴滴在司機補貼方面投入共計113億元。

2月15日,滴滴出行CEO程維在公司的月度全員大會上宣布了裁員的消息,對業務重組帶來的崗位重疊和績效不達標的員工進行減員,比例高達15%,涉及2000人左右。這并不難理解,按照以往的工作狀態,長達半年之久的“待命”和不確定性勢必會導致人力成本的折減。

在長達兩小時由視頻直播進行的會議中,程維重點宣布公司將做好過冬準備,2019年會聚焦當前最重要的出行主業,繼續加大安全和合規投入、提升效率,因此將對非主業進行“關停并轉”,外賣等新業務被迫戛然而止。

聚焦安全整改回歸順風車本質

如果你足夠細心,就會發現柳青在社交媒體上的互動變得多了起來,小到跟進用戶和司機使用滴滴意見的意見和反饋,大到披露滴滴對于安全的整改進程。

與此同時,滴滴也變得越來越透明。從下線順風車業務之后,這家出行行業的巨頭做的最多的就是思考如何提升使用安全并將其落地:

回歸順風車本質,盡全力抵制非法營運;去掉個性化頭像、性別等個人隱私相關信息的顯示;用戶準入信息篩查持續加強,盡最大努力杜絕人車不符;加大客服資源投入,提高客服處置能力;提升應急處置能力,優化調證流程。

在今年7月滴滴順風車舉辦的媒體開放日上,程維、柳青及其他核心管理者均來到現場,這也是滴滴順風車自下線以來第一次舉辦公開的媒體活動。柳青在會上回答《深網》提問時稱,去年樂清惡性事件發生時非常難熬,她和程維在辦公室痛哭了一次。

“你身上擔著生命,這個概念進入到你的腦海里,這個沖擊對人多大。我們一般做外賣,做電商,很少談到生命這件事情。所以這給人的沖擊實在太大。程維帶領我們整個團隊,在我們復盤的時候很多同學都在哭,就是沒有什么可說的,說不出來話,就是一直在哭,而且不分年齡,那種感覺實在太煎熬了。”柳青說。

在事件發生后,滴滴組建了安全委員會。由程維帶領去去各個曾經發生過這種災難性的危機或者事件的企業學習,比如殼牌、國家電網、松下、航空公司。

柳青稱她很難想象如果再次發生此類事件該怎么辦。“再發生這樣的事情,我覺得只能交給各位來評判了我們下一步應該怎么樣,我說的是真心的想法,我沒有答案,我確實沒有答案。”同時,她也稱,滴滴會全力以赴,爭分奪秒,拼盡全力的,希望能夠把安全做好。

可以看到的是,商業價值與社會責任的關系也被拿出來重新審視。曾經“蒙眼狂奔”的滴滴和它的掌舵人們終于意識到,業務擴張和業績增長等商業利益決定著當下所處局勢,而企業價值則決定著更為長遠的將來。在快速發展、競爭異常激烈的互聯網行業,并不是所有企業都能理性的在二者之間作出正確決定。

六年老員工的張瑞如今是滴滴順風車的新負責人,自我懷疑、反思成為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里,包括他在內的滴滴員工們的內心描摹。“曾作為團隊的一員參與了早期順風車的上線,經歷過挫折,經歷過困難,也見證了順風車的成長。但過去的這段時間,是我在滴滴最為煎熬的日子,也是順風車上線以來最黑暗的時刻。”張瑞如此說道。

“我們做順風車產品的初心,是想把閑置的資源盤活,是幫車主通過分享空座實現分攤出行成本,幫乘客更便捷地出行。但悲劇的發生,讓我們意識到,我們在追求規模增長的過程中丟掉了應有的敬畏之心,我們并沒有真正理解這個行業,沒有認識到線下出行場景的復雜性,忽視了應盡到的責任。”

去年國慶節,程維、柳青、陳汀、朱景士等管理團隊穿著文化衫,跑到五彩城購物中心,拿著調查問卷記下了不少用戶的意見和建議——正處于安全整改期的滴滴,急需摸索出一套可行的安全標準。

在線上,滴滴還做了一個“公眾評議會”,就一些爭議較大的話題面向用戶征集意見,比如“司機是否有權拒載獨自醉酒的乘客”、 “乘車過程中,車內屬于乘客私人空間或是公共環境”、“全程錄音功能是否侵犯司乘的個人隱私”等等,并公開了平臺上真實的案例,向公眾展示了出行的復雜難題。滴滴希望平臺的決定不是“拍腦袋”出來的,而是在征求過民眾意見和建議的基礎上。

隨著安全整改的不斷推進,張瑞在4月中旬對外公布了順風車在過去這段時間的整體進展,以及來自團隊的反思。

同時,順風車還接入滴滴平臺專門成立的安全響應中心,只要涉及安全類的投訴,全部交由專人第一時間處理,降低安全投訴被誤判或積壓的概率。在去年9月的滴滴平臺安全整改中,滴滴組建了7x24小時的應急指揮中心,為突發事件提供全方位支持,同時成立“警方調證對接工作組”并優化調證流程。

環肆的新入局者

看起來,滴滴已經做好了重新出發的準備。但事實上,外部環境已經發生新的變化。

2018年10月12日凌晨,哈啰出行上線了打車服務,這意味著從過去單車單一業務跨越到四輪出行市場的競爭中。哈啰的野心,在此前從“哈啰單車”到“哈啰出行”的更名中便可看出。新的品牌,意味著這家由共享單車服務起家的單車企業在產品、服務、科技和責任等方面的全面升級,開啟從共享單車服務商轉向專業移動出行平臺的新發展階段。

背靠阿里,哈啰出行的野心昭然若揭。在上線網約車業務之后,今年1月,哈啰出行又正式啟動順風車業務,在上海、杭州、廣州、東莞、合肥、成都等城市開通運營。而近來,其又拿出5億建立“順風綠色出行基金”來補貼用戶。

截至目前哈啰順風車已經發展了4個月時間,并且在2月下旬已經全國上線。截至3月中旬,哈啰順風車車主注冊人數已超過200萬人,總發單量達到700萬。為了趁勢鞏固地盤,哈啰出行在五一假期前夕拿出5億元進行集中補貼。

不只是哈啰和嘀嗒,首汽約車CEO魏東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透露,存在推出平臺規范化的類似于順風車業務平臺的可能性。

在滴滴順風車下線期間,嘀嗒出行、哈啰出行已經開始攻池掠地,伺機尋求新的突破。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很難做出滴滴仍能保持市場領先地位的判斷。新的背景下,滴滴順風車能回到原來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英超下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