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盜版天堂到消費大國,中國玩家經歷了什么?

原標題:從盜版天堂到消費大國,中國玩家經歷了什么?

這兩天,豫章書院鬧得沸沸揚揚的,幾乎霸占了熱搜頭條。

我一直以來就很疑惑:像楊永信、豫章書院這樣的暴力教育機構,為什么就還能存在?為什么都9102年了,第一批玩游戲的孩子都世界奪冠了,游戲少年們,還在被人誤解?

自從上個世紀,中國出現電子游戲開始,“網癮少年”這個稱呼就一直伴隨著年輕的玩家們。成年人只愿意相信,游戲是天下最毒的毒品,是他們孩子墮落的根源,但是成年人自己一碰到游戲,該真香還是真香了。

這是我無意在知乎看到的提問:題主的父親是注冊會計師,年已五十,平時就玩玩QQ斗地主蜘蛛紙牌,但是一接觸PS4之后就玩得不亦樂乎,除了吃飯都在游戲機前,誰說都不聽勸。

最好玩的是,他還和兒子成了游戲上的戰友:兒子沒打過的關卡,父親會在旁邊加油打氣;父親沒打過的關卡,兒子會得意洋洋地來幫上一把。

男人的快樂,就是這么樸實無華,且枯燥。

原來,游戲成癮不分少年中年。

在《傳播的游戲論》一書中,斯蒂芬森集中探討了傳播的游戲性質。他先將人類的所有行為分成工作與游戲兩種。他說:“工作是對付現實,是謀生,是有產品的。相反,游戲基本上是沒有產品的除非是提供自我滿足。”

也就是說,無論大人還是小孩,游戲才是人類的本質,干啥都是圖一樂。

大人喜歡玩的游戲都是有正當理由的,下棋是為了陶冶情操,斗酒是為了人際關系,抽煙是為了緩解焦慮——但是小孩子玩的電子游戲,卻往往被一竿子打死。

其實電子游戲不是沒有佳作,也不是沒有解壓、社交、鍛煉智能和陶冶情操的功能,區別在于,玩電子游戲的人還沒有長大。

現在一晃眼二三十年過去了,當年第一批接觸紅白機、街機和PlayStation的孩子,已經長大成人。

是時候,為游戲正名了。

1

說起游戲機,一定繞不開PS2。

《愛情公寓》里的胡一菲有一門絕技“彈一閃”,一旦被人碰到身體,就會觸發肌肉反應,踢飛來人。

我以前一直以為,這門絕技的來源是九陽神功之類的護體內力,但沒想到,“彈一閃”就是PS2游戲留給老玩家的記憶彩蛋。

這要追溯到2001年問世的《鬼武者》。這款游戲有一個酷炫的操作設定:只要你在敵人拔刀快要攻擊你的時刻,格擋成功再按攻擊鍵,就能觸發隱藏動作“彈一閃”——白色的刀光唰唰一閃,敵兵接二連三的倒下,堪稱逆天改命的神技。

這一瞬間的時間,在游戲里僅僅有1到5幀時間,相當于0.125秒。為了拿到“彈一閃”的成就,百萬玩家苦練手速,勤奮程度不亞于為了雙十一零點秒殺瘋狂的女人們。

《鬼武者》的主角明智左馬介,本身就是一個彩蛋:玩家們多年后看到大片《赤壁》才發現,電影里的諸葛亮長得和游戲主角一毛一樣。

因為,他們的扮演者都是金城武。

這家游戲公司后來還搞了雙主角,把法國明星讓·雷諾請來和金城武演對手戲。讓雷諾這個名字也許你不熟悉,但說起《這個手剎不太靈》……不對,是《這個殺手不太冷》的男主,你肯定不陌生。

《鬼武者》是PS2平臺上第一款銷量過百萬的爆款,但不是唯一。

因為后來者之中的神作,定義了人們對游戲的想象。

比如,最傳奇的沙盒游戲《俠盜獵車手》(沙盒,即自由開放的游戲世界)。

《俠盜獵車手3》2001年發售,主城圣安地列斯有13.6平方英里,玩家徒步要走一個半小時才能走完;這里的一草一木又細致入微,連街邊的行人都有自己的語言、情節和各種細微反應。

在中國的游戲機室里,PS2的價格幾乎是普通游戲機的三倍,但是小學生們攢錢也要來爽一把。當年的玩家們,即便連課本的單詞都記不住,也記得自己一個鍵一個鍵敲下的作弊碼“PANZER”。

除了俠盜獵車手,還有劇情畫質俱臻化境的神作《最終幻想》。

2003年,《仙劍奇俠傳3》發售。盡管劇情設計優秀,但是這款當時國內最頂級的電腦游戲,畫質依然稚嫩得像孩子。

這是2006年世界最頂級的網游《魔獸世界》的畫質:

最終幻想的老玩家說,當2006年玩魔獸時,第一次到暴風城門口時被眼前的恢弘壯麗給驚呆了,殊不知這種程度的震撼我早在5年前(最終幻想10發售時)就經歷過了。

在那個年代,中國玩家還不富裕,能在自己家里放一臺PS2那絕對稱得上土豪。大部分人只能在游戲機室打三塊五塊一個小時的游戲,或者偷偷買盜版光盤。畢竟,正品要三四百塊一盤,盜版才十塊一盤。

2012年11月3日,索尼官方正式宣布停產PS2。2012年12月28日,PS2在日本地區正式停止出貨。截止2012年2月,PS2 已經在全球銷售超過1億5千萬臺(包括超薄版等),屢次被票選為史上最優秀游戲主機。PS2平臺上一共推出了超過10萬款游戲,停產前,全部游戲銷量超過了15億份。

16年時間,PS2拿下了四個游戲歷史中無法超越的記錄:公司支持時間最長、世界上銷售時間最長、世界最暢銷以及擁有游戲陣容最豐富的主機。

PS2停售時,老玩家們紛紛落淚:他們的青春,和這款游戲一起落幕了。

2

不過,游戲玩家是這世界上最誠實的群體,PS2的離開還沒來得及讓他們傷感太久,因為更好玩的3代和4代已經在路上了。

PS3發售時,家用游戲機的處理能力第一次堪與個人電腦相匹敵。PS3啟始發售價在五六百美金左右,即便是最高級的也不過七百美金左右。

我知道的一位老粉絲,即便在外面工作租著十幾平的房子,也一定要配上一臺PS3。房東配的電視質量不好,老有雪花點,他寧愿自己去買一臺高清電視,因為他要玩《神秘海域》。

這款游戲當時大熱,即便現在,也是他心中的白月光。《神秘海域》號稱能用游戲機看電影,畫質之強大可見一斑。

就說下面這個鏡頭,追蹤、抖動和3D感十足,讓玩家就像在飛馳的火車上真實地攀援一樣。

當時,盜墓小說已經在國內大火,書迷們甚至希望:如果《鬼吹燈》能拍成《神秘海域》這樣,那該多好啊。

主角插科打諢,人物充滿故事和歷史,胡八一跟內森德雷克一樣,幽默十足,表面不正勁,但是內心正義感滿滿
——知乎網友剋克

2013年,PS4發售,游戲又上了一層樓。

讓那個50歲老父親沉迷的游戲《血源詛咒》,已經讓全世界都發瘋了。怪異生物,哥特建筑,低暗的色調和恐怖音效,還有一遍又一遍失敗的絕望,讓人患上了“《血源》PTSD”,就連夢里都是蒼蠅嗡鳴的森林。

以自虐著稱的《黑暗之魂3》,此時也粉墨登場。

英雄聯盟第一主播PDD,堅持了74分鐘之后卸載游戲;韓國一位女主播失敗了三百多次,當她終于過關時,臉上的精彩表情足夠拍一場年度大戲。

PS4的時代,中國玩家已經成了所有游戲公司最重要的消費群體。當年第一批游戲宅已經長大成人,走向社會了。

《親愛的,熱愛的》里有個情節,李現帶楊紫去買游戲光盤,基本上看都不看就往購物車里扔。索尼老粉的內心在咆哮:那一車游戲盤,保守估計也有好幾萬啊我去……你當這是買大白菜呢?

但從側面來說,這也是中國玩家們的現狀。逢年過節買買買,男人買游戲就像女人買口紅一樣瘋狂。中國玩家們,越來越有能力消費更好的正版游戲了。

最近幾年,《底特律:變人》《只狼:影逝二度》《漫威蜘蛛俠》《戰神4》這些主機大作在國內越來越火,游戲直播里的主機區熱度也長盛不衰,捧出了女流、寅子等一線大主播。

更好的游戲,更好的體驗,讓中國玩家們開始享受游戲的樂趣。

3

屬于主機游戲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手游網游如火如荼,我們原以為主機游戲會死掉,沒想到它在中國卻活得越來越好。

正版游戲盤依然很貴,但不再是高不可攀的了。

《俠盜獵車手5》動用500位游戲設計師30名編劇聯合開發,經費高達一億,但是玩家只要一百多就能買到,能玩五六百個小時,平均一小時兩毛錢。

唱K、夜店或者旅游,哪一樣不比這燒錢?

即便在游戲行業里橫向比較,主機游戲也比不過氪金的辣雞手游,堪稱一代清流。

這是一個為數不多的、堅持為人們創造快樂的行業。

今年10月初時,索尼又宣布PS4 Pro主機將在10月2日起推出新型號,CUH-7100型PS4 Pro主機將取代之前的CUH-7000,而舊型號也會正式停產。

日本網站對新主機進行了拆解,在藍光盤控制芯片上,出現了MediaTek的身影。

這款型號為MT1965AU的芯片,依舊是MediaTek與索尼SIE共同定制。MediaTek低延遲、抗干擾的藍牙技術業內聞名,它讓手柄能夠快速連線、即時操控,既降低了功耗,又延長了消費者的可游戲時長。

從PS2到即將發布的PS5,每一代游戲主機的進化,都帶來了可玩性更高、更加極致的游戲體驗。

而你可能不知道,MediaTek不止是做手機芯片!它的芯片,一直是索尼忠實的盟友。

從光盤芯片,到無線,再到藍牙,MediaTek一直助力索尼完善游戲體驗。索尼可以專注于開發好游戲,提供好的游戲平臺,而專業的芯片設計和整合,交給MediaTek來完成。

這個玩家背后的“隱形守護者”,自己也在不斷進步。

一年前,索尼宣布發布了官方模擬復刻主機——PlayStation Classic。這款主機采用的,正是MediaTek MT8167A芯片。MediaTek的強大“芯臟”,支持玩家在回味32位主機上的初代《合金裝備》等經典,也支持最高720P高清畫質輸出。

MTK8167這款神級芯片,實現了先進而精密的無線電共存算法和硬件機制,將WLAN和藍牙都集成在同一個芯片中,堪稱業界最佳、最便捷的連接解決方案。在優化設計的情況下,MTK8167占地面積小,功耗低,大大減少了PCB布局資源。

每一個玩家心里都住著一個小馬里奧,風霜磨蝕的只是面龐,改變不了他頑皮的內心。

只有游戲,才能讓玩家卸下偽裝,全身心地放松,化解工作的勞碌。

這份玩家專屬的約定,這份屬于童年的美好,MediaTek芯片為你默默守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英超下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